Letter N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容易飢餓,求投喂
與 H2O2合作敦芥同居三十題中
目前專產文豪野犬(黑白組)

坟前客(芥敦,敦芥)(清明节贺文)

芥川龙之介看着坟前的人们

众人围着他的墓,丢下了鲜花

气氛沉重肃穆,樋口低着头,似乎正在擦掉自己的泪

这就是…死亡吗?芥川站在自己的坟前,不带感情的想着

身体变成了半透明的样子,什么都碰不到

没有鬼差来将自己拖入地狱吗?芥川心想

他尝试离开自己的坟墓,似乎只要超过几公尺,就不能在前进了,像是被什么拖着一样

不方便的状态

身旁突然出现了一杯酒…令人讶异

有人将酒倒在他的坟上,是太宰治

居然倒了最烈的酒…

以灵魂的样子喝下了那杯酒,芥川瞬间不胜酒力的晕了

醒来时,身旁又多了几杯酒,坟旁坐着一个人

人虎…

丧礼上,似乎没看到他…

中岛敦就这么坐在芥川龙之介的墓旁

一夜无话

隔天,对方带了一束花,还走一碗红豆汤

花放在了墓前,汤倒在墓上

…这个地方真是神奇

芥川看着手中出现的红豆汤,然后喝了下去

中岛正对着芥川的墓说话

「抱歉我只有带这么点东西过来…不过我想你也不想见我,昨天晚上真是打扰了」中岛说完后,就离开了

没隔几天,中岛又来了,带了一块铜锣烧

「应该是用烧的吧…?」这么喃喃自语着的中岛,将铜锣烧放进盘子里烧

…芥川看着手上凭空出现的一盘铜锣烧

红豆馅的

吃着铜锣烧的芥川,看着中岛坐在他的坟前

「我想不到该去哪,就来这了」中岛坐在坟前自言自语

那就回侦探社去,芥川看着中岛想

「我啊…果然还是帮不上大家太多的忙」中岛失落的说

「虽然大家都很好…但是很多麻烦似乎都是我造成的啊…」

因为你就是那种体质,你的前辈们早就见怪不怪了,芥川有种想把这个在自己坟前碎碎念的人赶走的冲动

「…抱歉,你一定想把我赶走吧?」中岛突然说

坟旁的树因为风吹而传来了沙沙的声响

中岛又起身离开了,背影似乎有些寂寥

之后的每隔几天,总会带着甜食或是甜汤来芥川的坟前,说上一两句话

有一次,刚好跟樋口撞见

「我还在想坟前的草跟那些残渣是谁帮前辈清理的…」樋口看着中岛

「我偶尔会来…」中岛正好将鲷鱼烧烧掉

两人在芥川的墓前沉默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中岛这么说着,先行离开了

樋口在中岛离开后,跪在芥川的坟前

泪水低在坟前

芥川的坟旁,有另一个人,举办了丧礼

太宰治死了。

丧礼上,芥川这次看见了中岛敦

对方站在不远处的一株树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岛开始穿着一件黑色长大衣

双手插在黑色大衣里面

中岛沉默的低着头,整个人就像是融入了树影之中,是从什么时候,对方渐渐不穿白衣的

除了头发,中岛敦现在的穿着是一片的黑色,厚重的大衣被风吹起,像是巨大的乌鸦翅膀那般

没有看到太宰治的灵魂

芥川看着隔壁的坟墓,坟墓旁除了刚刚洒下的酒,空无一物

或许老师在死亡的当下就被带走了吧…芥川这么想着

中岛坐在两座墓的中间,倒酒在太宰治的墓上「我从没想过,当您真的死了,又该怎么办」

是啊…太宰老师的命一直硬的很

芥川看着太宰的坟,想要试着找到太宰治的灵魂存留的一点痕迹,中岛浇在太宰治坟上的酒…没有出现

隔了不到一周,太宰治的墓对面那座墓也填上了墓碑,没有尸体,是中原中也的墓

中岛这段期间仍旧常常来芥川的墓前,只是会在捎上一些奇怪的食物烧给太宰治

芥川从中岛的在墓前说的话,得知了太宰与中原中也的死因

战争已经结束了,太宰治死于中原中也之前,拼死的阻止了污浊吞噬中原中也,然而,没有了太宰治,中原中也在最后的背水一战,不顾危险施放了污浊,直至死亡

「把太宰治葬在你旁边,是中原先生说的,而将中原先生葬在对面,是太宰前辈的主意…」中岛无奈的看了一眼太宰的墓

一样没有看见中原前辈,这个若大的墓地,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只有芥川一人独自徘徊,除了来扫墓的活人,跟不时打扰的中岛敦

这墓地平常都安静的可怕

或许独自一人,便是一种惩罚

最近一周,中岛敦完全没有出现,芥川站在自己的墓前

再次出现的中岛,手上提着一个袋子,先是拿出了中原前辈的整瓶酒,对着太宰与中原两人的墓前浇了个干净,然后才拿出了点心在他的坟前烧着

「这样,你们三人在那个世界,能好好的聚一聚」中岛说着,拿出了一小瓶啤酒,也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不,我并没有看到他们两人的魂魄,在此地,与我一聚的,一直都是你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

芥川吃着茶点,看着中岛,只不过过了一周,对方看上去,似乎又经历了更多事情

像是将寂寞包裹在自己身上一样

「战争结束后,镜花对我告白了…」你一定答应她了对吧?芥川看着中岛

对方正无语的喝着自己的啤酒,接着又说

「但是我拒绝了她」为什么?我记得她跟你不是相当要好吗?

「我想…我不能给予镜花她所期望的幸福」中岛将啤酒洒了一点在芥川的墓里

芥川有些想把手边的酒杯砸到他头上

「我将她视作自己的妹妹一样,况且我心里大概有了别人…」谁?是那个组合的少女吗?桃花运真旺,人虎

「我想他大概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了,因为就连我自己,到他死后不久,才发现这件事情」…难不成是太宰老师!?芥川蹲了下来,盯着中岛

中岛将身躯整个缩在芥川的坟前,睡着了

那天之后,中岛也不时的来坟前说着话

这天中岛在坟前烧完吊钟烧

泉镜花出现了

「从那天后,你总是一声不响的离开」泉镜花对着中岛说

「我有在桌上留字条」中岛在镜花出现后,改为站在太宰治的墓前,盯着太宰治的墓碑看

「国木田前辈说,你光从太宰前辈身上学这些蠢事」镜花拿着手上的字条,叹息似的说

「是啊…没有学到太宰前辈的聪明」中岛拍了拍太宰坟上的灰

「侦探社里还有人在等着你」镜花轻轻的扯着中岛身上的黑色大衣

「我知道」中岛说完后,便沉默了下来

镜花朝着地上的三座坟拜了拜,然后走了

「慢慢的…最后或许就只剩下我一人了吧…」中岛低着头,像是在取笑自己

「光是存在…就会导致周围的人不幸,我现在…或许已经胆小到,连与活人接触都会感到恐惧」如果此时我还活着,听到这些话,一定让罗生门将你撕成碎片,芥川看着中岛这么想着

坟旁的树总是像能感觉的芥川想说的话一般,沙沙摇动

「我还会在来的」中岛说着的时候,朝向了树的方向,芥川正站在那里

像是被看到了一样,明知道对方看不到自己,芥川仍有着,中岛敦正在看着自己的感觉

那本来是一双明亮的像是将灼人的光装入的双眼,此时看上去就像是风中残烛

再次见到中岛时,是一座黑色的棺木

泉镜花不停的哭着,跟自己严肃的丧礼不同

中岛敦的丧礼充满着哀伤,哀悼着棺木的主人,哭泣的人也额外告诉着我们中岛敦生前得了多少人的喜爱

跟前两个人一样,芥川没有看见中岛敦的灵魂

那时就该知道的,灵魂之间是不能相见的

在也没有人会在自己的墓前说些无聊的事情了…意识到这点的芥川,正站在中岛敦的墓前

没有会来自己坟前烧茶点,甜汤的人了

水穿过了芥川透明的身体,就连天空都开始哭泣

小雨绵绵的下着,遮盖了所有人脸上的泪水

芥川到了此时才明白

太晚才发现了…抱持着相同的心情时,却无法再次相见了,如果他还活着,至少还能看见他,至少不会知道自己的心情

为什么到了对方下葬的那一刻才明白呢?

中岛口中的那个人,甚至是泉镜花口中所说的那一天

指的便是自己,与自己死亡的那天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惩罚吧?

独自一人留在这个只剩下空虚的墓园,让时间蚕食着自己

让自己的记忆逐渐吞噬自己

不会消失,只是不停的在这座墓园打转


评论(9)
热度(53)

© Letter 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