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N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容易飢餓,求投喂
與 H2O2合作敦芥同居三十題中
目前專產文豪野犬(黑白組)

昙花一现 (敦芥,芥敦)

芥川的手里揣着一朵昙花

那是昨晚开的昙花,芬芳的气息与白似雪的花

就那样开了一个夜晚,然后,芥川在花掉落之际剪下了花

他看了那花一整晚

隔日,是中岛敦的婚礼

芥川一如往常的将黑色大衣穿上,前往婚礼的现场

他们在神社举行婚礼

他去到那里时,婚礼似乎已进行到了最重要的阶段

泉镜花身穿的白无垢,头戴着角隐,经过了多年,从含苞待绽雏菊化为了盛开的山茶花一般

中岛敦挽着她的手,脸上的笑容,就像是今日的太阳,艳阳高照

侦探社的人们围在受到祝福的新人身旁祝贺着

芥川的手依旧揣着那朵昙花,只是不自觉得把玩着

「芥川前辈...」看来不光是自己,中岛敦大概也邀了港口黑帮的所有人

他看了一眼驻足在自己身旁的樋口,看向婚礼的中心,正在互相给彼此灌酒的太宰治与中原中也

他想起那时候,将那盆昙花搬至阳台的中岛敦

因为只有一夜,才会显得弥足珍贵

他至今仍旧可以想起,对方的笑容,在月光的衬托下,那令人失了心神的样子

未等两人同时见到昙花盛开之时,那房间内

便独留芥川龙之介与那盆昙花

艳阳炽热的很,芥川走到了神社旁的神木之下

此时,中岛敦携着泉镜花向她走来

「我以为你不喜欢这种人多的地方」中岛敦熟捻的寒暄着,泉镜花被尾崎红叶带走

神木下留下了两个人

「我不记得自己曾经说过讨厌人多的地方,况且,这是你的婚礼」芥川的手收在黑色大衣之中,看了看人群,又看了看透过神木的缝隙洒落的阳光

「我本以为,这样炽热的天气,来的人应该会不多」中岛敦说

「只有听过下雨而不参加的,你选了这样的日子,没有人会不参加」芥川低着头,看向石砖上的光影

「说的也是呢...」中岛说

两人陷入的一段沉默之中

「我都忘了,我还没祝福你们」芥川突然开口

「你带泉镜花离开了黑暗,甚至给了她光明的未来...」芥川顿了顿,然后再度开口

「我祝福你们,百年好合」语毕,芥川看着中岛敦

「谢谢,搭档...我似乎该走了」中岛敦看着似乎在向他招手的泉镜花,走向了对方

神木树下,只剩下芥川一人

芥川独自一人站在树下,人逐渐的散了

樋口朝芥川走了过来,欲言又止,最后只留下了一声叹息

曲终,人散

除了芥川以无半个人留在神社

芥川掏出了怀中揣着的那朵昙花

花瓣早已枯黄、皱缩

一不小心,花瓣就会落了下来

芥川将花随手丢下,白花没入黑色罗生门之中

「昙花...」随着芥川说出后,声音随着风散去

独自一人,离开了树下


评论(2)
热度(33)

© Letter 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