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N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容易飢餓,求投喂
與 H2O2合作敦芥同居三十題中
目前專產文豪野犬(黑白組)

冬去春來

當冬天來到,春天還會遠嗎?─雪萊

如果死亡並來到這個世界是他的冬天,那麼遇見他的那一剎那

春天已離他不遠。

星幽界飄著綿綿的細雪,怕冷的大小姐穿著活動得來的冬衣一邊搓著手一邊窩在里斯身旁取暖。

沒錯,是取暖,雖說是人偶但是仍就感知的到溫度,沒到冬天時,大小姐不是窩在自己的棉被裡,就是要裹著棉被才肯出門。

「我該把你比擬做夏天嗎? 你比夏天更可愛,更溫婉……只要人們呼吸或眼睛看得清,此詩將永存,並且賜給你生命。好了,我念完了。」

念詩的則是靠在大小姐,或者說是被大小姐靠在身上(被兩個人夾著對大小姐而言比較溫暖)宅邸新來的戰士─勞爾。

「勞爾念詩的聲音真的不錯聽呢,原本以為只是興趣而已,讓你念這麼長的一串詩居然臉不紅氣不喘的。」

       大小姐一邊將把自己夾在中間的兩位戰士靠的更近一些,就像貓喜歡塞小箱子一樣,一邊誇讚著勞爾。

不同於大小姐那般的自在,老實說,里斯現在有點想要離開這個地方,對方剛剛朗誦詩詞時並未看著自己,但是自己卻隨著對方藉著詩流露而出的情感而感到困窘……

當里斯抬頭的瞬間,與勞爾的目光交錯了,勞爾露出了微笑,並且似乎看出了里斯準備離開現場的意圖,捉住了對方的手。

「大小姐的身體還冷著,再多聽我念幾首詩在走吧?而且我想大小姐應該也挺希望你留下來的?」不同於委婉的說詞,勞爾握住里斯手腕的力道像是深怕對方跑掉一般。

「荔枝……你怎麼可以拋氣渾身還在發冷的我就準備走掉,而且聽勞爾念詩不好嗎?我還準備讓他在幫我念幾首雪萊或是泰戈爾的。」發現自己的暖爐似乎準備逃走,大小姐將自己的身體重量像里斯那邊傾斜,並用雙手拉住對方的衣擺。

「我只是覺得我在這裡也聽不懂這些詩詞,倒不如去訓練場訓練,大小姐你可以去找羅索要保暖用品。」里斯眼看似乎無法逃脫,也只能丟出一些藉口,希望兩人的力道放小,好讓她有離開的機會。

「不能去羅索那邊啦,我上次跟古魯又不小心打斷他做實驗了,瑪格的實驗室也是,不小心被我跟利恩用壞了一些儀器。」大小姐一臉無辜的盯著里斯,動作依舊文風不動。

「好吧,我就在待一會,在不去動一下我身體會生鏽的。」里斯只能無奈的拍拍大小姐的頭,一邊坐了下來。

確定里斯不會在次離開後,勞爾與大小姐才鬆開了手。

「失去某人,最糟糕的莫過於,他近在身旁,卻猶如遠在天邊。」

不知道是大小姐又將兩人拉近了距離以方便取暖,還是勞爾自己更加的靠近,里斯覺得兩人的距離彷彿又更短了。

「我的心是曠野的鳥,在你的眼睛裡找到了天空。」

兩人的視線一瞬間的交會,卻又頓是錯別了開來,不知道是誰先轉頭。

「在群星之中,有一顆星是指導著我的生命通過不可知的黑暗的。」

里斯再度感受到那無言的窘迫感,然而勞爾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準備說著下一句。

「陽光緊緊地擁抱大地,月光在吻著海波,但這些接吻又有何意義……」

還未等勞爾將這句話說完,里斯便急急忙忙的站了起來,丟了一個彆腳的藉口,在兩人還為反應過來前離開了。

失去里斯支稱的大小姐重心不穩的差點倒在沙發上。

「唉呀,跑掉了呢……」大小姐似乎因為暖爐的離開而有些沮喪的說著。

「是呀……」勞爾的嘴邊帶著苦笑的感覺。

「我知道喔……最後的那句」大小姐轉頭看著勞爾說。

『要是你不肯吻我?』兩人將最後一句一起說了出來。

大小姐跳下了沙發,因為雙腳碰觸到冰冷的地板而抖了幾下。

「你不追上去嗎?」大小姐搓著自己的手對身旁的勞爾問到。

「當冬天來到,春天還會遠嗎?」勞爾對著大小姐回答,但是眼神卻是望著火焰戰士離開的方向。

回應的是大小姐的一聲口哨。

「當你見到他時,春天就離你不遠了,而當你吻上他,心變能飛入他那宛如夏至的天空,你的手將會褪開他的……」還有接著詩而變調的黃段子。

「大小姐,接下來的話可不適合講出來啊,會嚇到人。」勞爾有些無奈的看著身體跟內心年齡似乎不大相符的大小姐。

「既然他都跑了,那我就要去找羅索了。」大小姐正準備往實驗室的方向走去。

「您不是才剛惹羅索生氣嗎?」勞爾好奇的問道。

「嗯?噢那個阿,羅索人才沒這麼壞心,他早就習慣了,我已經拿甜食去當賠禮了。」

大小姐的身影往地下的實驗室鑽了進去。

在大小姐離開後,勞爾獨自一人坐在空盪盪的沙發上,看著手中的詩集。

「春天已經不遠了啊……」勞爾看著宅邸窗外的雪說著,接著便站起身,往訓練場的方向走去。

评论(4)
热度(1)

© Letter N | Powered by LOFTER